大衆攝影

她用餘生尋找“被盜”的包豪斯照片

2019-8-1 GF

編譯:《大衆攝影》顧峰

 

今年是德國的包豪斯學校成立100周年, 1919年在德國魏瑪市由建築師格羅皮烏斯成立。這座學校雖然僅僅存在了14年。但是在世界設計史上帶來的思想變革,深深影響到後來許多人,影響到多種設計、美術、建築,乃至攝影的諸多領域。然而很多人不清楚,我們今天看到的許多包豪斯的建築和産品照片來自于一名女性攝影師露西亞·莫霍利( Lucia Moholy),因為這些照片她和包豪斯學校創始人格羅皮烏斯産生法律糾紛并糾纏多年,也讓她耗費後半生大部分時間去找回這些“被盜”的照片。

 

露西亞·莫霍利(  Lucia Moholy),ANNE MEITNER攝



·

黃金攝影生涯

·

露西亞·莫霍利(出生名:露西亞·舒爾茨Lucia Schulz )1894年出生于捷克的一座小鎮,在布拉格學習完藝術史和哲學後搬到了柏林。在幹編輯工作期間,她遇到了藝術家莫霍利·納吉 (Moholy Nagy)并嫁給了他。幾年後的1923年,這位匈牙利藝術家受邀到包豪斯,這座當時已經搬遷到德國德紹的具有标志性的設計學院進行教學。在那裡度過的五年期間,她不僅研究暗房攝影,也是她丈夫藝術創作的長期合作者和主要暗房技術人員。她還貢獻自己的時間,用于制作設計對象的宣傳圖片和拍攝包豪斯學校創始人瓦爾特·格羅皮烏斯設計的建築。

包豪斯學校,露西亞·莫霍利 攝

 

包豪斯學校建築,1925-1926,露西亞·莫霍利 攝

1924 年Otto Rittweger 設計的茶具, 露西亞·莫霍利 攝



她用一台不穩定的大畫幅木制相機拍攝在玻璃底片上,當搬回柏林的時候,她把這些也帶在身邊。與此同時,德國納粹開始掌權。在一年的時間裡,露西亞·莫霍利和莫霍利·納吉分手,并與一位德共議員交往。當議員在她公寓被捕後,她意識到再也回不去了,于是開始逃亡,從布拉格,然後途徑奧地利、瑞士、法國,最終逃到倫敦。她要求莫霍利·納吉保管她拍攝的近600張底片。1933年同年,包豪斯學校關閉。

包豪斯學校,1925-1926  露西亞·莫霍利 攝

1925-1926  露西亞·莫霍利 攝



在英國流亡生活中,她以強烈的好奇心審視周圍的新環境,拍攝了獨具風格的倫敦建築物和居民的黑白照片。期間,她在倫敦還開辦了一間商業攝影工作室,主要拍攝倫敦精英的肖像照,從一些非傳統的角度,有時是不讨好的角度進行拍攝。

 

10多年後,她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工作,帶着相機前往土耳其、塞浦路斯、叙利亞等地進行檔案項目拍攝。這些旅行照片中展示的主題類似她描繪的新家鄉,不是迷人和充滿異國情調,而是一種原始的美感。

《攝影100年》,露西亞·莫霍利 著



在這段期間,她寫下了《攝影100年》(100 Years of Photography),這是第一本深入挖掘攝影媒介對文化影響的書,這本書配合展覽以德語出版。第一版中印刷的圖片,以及未剪切的圖片,進一步說明了她對攝影曆史知識掌握的寬度。在1939年出版該書一年之後,正當她在一個新國家以單身身份重新開始職業生涯時,她在倫敦的家在納粹空襲中被毀,她再一次失去了幾乎大部分财産。

 

·

與格羅皮烏斯間的交涉

·



與此同時,包豪斯在國際上的知名度與日俱增。包豪斯的創始人格羅皮烏斯也逃亡并最終抵達美國,1938年與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合作舉辦了一場展覽,但是目錄直到八年以後才被露西亞·莫霍利看到。她聯系莫霍利·納吉詢問底片的情況,得知在格羅皮烏斯手裡。但是當她寫信要求格羅皮烏斯返還底片時,他聲稱他并沒有這些。直到格羅皮烏斯将底片帶到美國17年以後,他終于承認底片在他那裡,但是他仍然拒絕歸還。

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1938舉辦的包豪斯展覽目錄

目錄中使用到的露西亞·莫霍利拍攝的照片



格羅皮烏斯非常清楚露西亞·莫霍利拍攝的這些照片的價值。在二戰期間以及冷戰期間,包豪斯學校所在的德紹是西方無法接近的。在1950-1980期間,拍攝包豪斯是非法的。随着兩德統一,這些建築物也有了變動,這些照片在于以純粹的形式拍攝了包豪斯學校。

包豪斯學校,1925  露西亞·莫霍利 攝

1926, 露西亞·莫霍利 攝



盡管多年來露西亞·莫霍利提出法律訴訟,但是格羅皮烏斯在沒有得到授權的情況下繼續複制這些照片,直到1957年在一個解決方案中她收回了僅僅50張照片。在她的餘生中她緻力于從不同的私人收藏家手中收集更多的底片,并且最終向柏林的包豪斯檔案館捐獻了230張底片。露西亞·莫霍利于1989年去世,根據她的記錄,仍然有330張底片丢失中。

 

·

攝影和知識産權

·

 

有關攝影知識産權的法律一直在發展中,而且不同的國家也會有不同。但是仍然有一些原則适用于大多數情況和地方。通常,如果一個人拍攝了受版權保護的二維物體(如繪畫)的照片,攝影師不會聲稱擁有該照片的所有權。然而,如果拍攝三維物體,特别是在公共空間可看到的(如一棟建築),攝影師會明确地決定有關構圖、位置、角度、用光、景别——因此,攝影師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對照片版權提出更多法律要求。

 

無論如何,不管是對是錯,格羅皮烏斯一直使用露西亞·莫霍利的底片制作印刷品,不斷出版和傳播,并通過她的攝影作品不斷講述包豪斯的故事。

1923-1924,露西亞·莫霍利 攝



在許多情況下,建築是通過攝影來理解和消費的。對于大部分人,我們無法看到親眼看到那些最具标志性的建築物,而是通過照片看到。事實證明,包豪斯的建築尤其如此。從1950年至1980年,德紹校區的建築是禁止拍攝的。所以,直到今天,學者們表示莫霍利的照片是了解包豪斯的最好呈現。

 

就像包豪斯的諸多藝術家、建築師、設計師一樣,在包豪斯成立100周年的時候,我們應該記住這位已經去世30周年的女性攝影師——露西亞·莫霍利。

asdjfaklsjfaslkf

評論(0條評論)
...

您還可以輸入500/500

熱門評論
查看更多

雜志MAGAZINE